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203章 我天纵奇才

第203章 我天纵奇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良泽这种久经风浪的人都被温一诺忽悠得一愣一愣,好半天忘了说话。
  直到她摊手说“不懂”,他才回过神,失笑说:“玩笑而已,我们信奉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这什么紫薇斗数,星盘命盘,对我不起作用的。”
  路近听了,顿时目光飒飒盯着温一诺,满脸都写着“怼他!怼他”的无风不起浪。
  没想到温一诺却一点没有胜负欲,只是耸了耸肩,“这也是有可能的,我这方面其实很一般,给人看桃花,有三成的成功率就不错了。还不如我大舅,他至少稳稳的五成成功率。”
  温一诺伸出一支白嫩的手掌,显示“五成”的成功率。
  路近很是失望,喃喃地说:“……才五成?难道我想错了?”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长桌边,摁了一下按钮,虚拟屏再次在他面前出现。
  路近反复观看着那辆车行走的路线,再看着那朵重瓣莲花不断开阖消失的过程,皱着眉头说:“……我不信只是巧合。”
  温一诺好奇地伸长脖子,从路近背后看着那虚拟屏的场景,也觉得自己真是很厉害。
  她笑着说:“当然不是巧合,我大舅教我有口诀的,把口诀背熟了,再根据实际情况计算方位,然后在既定时间开过去就可以了。”
  路近、萧裔远和赵良泽齐齐看向她,脸上的神情都是一言难尽。
  温一诺讪讪地往后缩了缩脖子,说:“怎么了?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胆儿小,经不起惊吓……”
  然后还装模作样拍了拍胸脯,摆出一副“我好怕怕”的样子。
  路近深思地看着她,说:“……背熟口诀?再根据实际情况计算方位,还要在既定时间开过去?——会算命的小姑娘,你这方位也是算出来的吧?”
  他说得有些口渴,拿起桌上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
  “是啊,根据口诀算的。”温一诺很自然地说,“不是特别难。开始的时候确实不容易,但是我和大舅……用的比较多。”
  她本来想说老是被人跟踪,但突然想起赵良泽的身份,那句话不由自主又咽下去了。
  没想到赵良泽很敏锐地察觉她咽下去那句话,笑着说:“……你和你大舅经常被人跟踪?啧啧,你们真的只是给人看风水?没有做别的违法乱纪的事吧?”
  “没有没有!”温一诺吓得站起来,忙着摆手否认,“真的没有!只是我们舅甥俩实在是太惊才绝艳,才华出众!在那群人均小学毕业的风水先生中实在太鹤立鸡群了,难免遭到鸡群的合力绞杀……”
  噗——!
  路近忍俊不禁,喷出了刚喝的水,全浇在虚拟屏上。
  屏幕上那些重瓣莲花在水迹的滋润下,迸发得越发灿烂夺目。
  温一诺这时特别老实,两手贴裤缝站好,跟罚站似的,接着说:“所以,逃命的时候,总是能迸发很多求生本能,我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濒死边缘’里学会了这套口诀。”
  萧裔远没想到温一诺跟着张风起看风水,还经历了这么多事。
  他既心疼,又疑惑,忍不住问:“……诺诺,这是真的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不是有没有王法的问题。”温一诺叹了口气,“法律还规定杀人偿命呢,你看有阻止杀人犯的出现吗?”
  “而且嫉贤妒能的人总是有的,特别是我和我大舅太厉害了,影响了别人的饭碗。你想,古话都说,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我们抢了他们的财路,他们当然要反杀回来了。”
  萧裔远默默地看着她,心想自己真的得挣很多钱,这样温一诺就不用再出去给人看风水了……
  没想到这一行这么危险,她家那个“家族企业”,最好还是关张算了。
  萧裔远下了决心,但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到离她更近一些的地方。
  赵良泽这时没有接话,只是看了看路近。
  路近也没理会温一诺和萧裔远之间的对话,他琢磨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一诺,这一套天衣无缝的所谓‘九宫莲花阵’,真的只是靠一套口诀就能学会的?”
  “是啊。”温一诺疑惑的眨了眨眼,“为什么你们都不信的样子?”
  她的目光在路近、赵良泽和萧裔远三人面上扫来扫去,很快看出他们极力隐藏的不以为然。
  路近冷笑说:“小学生都会背九九乘法口诀,可是小学生会背乘法口诀之后,就能造航天飞机吗?”
  温一诺:“???”
  这是什么瞎比喻,恕她愚钝,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逻辑。
  “是吧?你也认为不可能吧?”路近嗤笑着挥手,将虚拟屏关掉,两手撑在长桌上,深思说:“你背口诀,和知道怎么指引方向达到这个效果,这其中的差距,就跟小学生学会背乘法口诀,然后就能造航天飞机一样远。——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温一诺不好意思笑了,“听明白了,您夸我天纵奇才!”
  路近:“!!!”
  他本来挺郁闷的,不过被温一诺三言两语就逗得乐不可支,指着她笑道:“你这个会算命的小姑娘真是心大!又豁达,想得开是福气啊!——不像一般小姑娘小肚鸡肠,别人一句话,她恨不得在心里想十七八个来回!”
  温一诺一本正经地说:“路教授,您错了,我的心眼儿比一般小姑娘还多。别人一句话,她们只想十七八个来回,我可以想八十八个来回!”
  “哦?你想这么多来回,也没见你搁心里跟自个儿怄气啊?”路近煞有其事地问。
  “就是因为想得回数太多了,所以最后回到原点,返璞归真了。”温一诺笑着说,“我早就学会不跟人生气了。我大舅说姑娘家老是生闷气,容易乳腺增生,严重就变癌了。”
  赵良泽和萧裔远都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恨不得堵住耳朵。
  只有路近还在跟温一诺津津有味地探讨“女人生气”的学术问题。
  “这话是对的,生气确实容易乳腺增生。”路近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生气最直接的后果是内分泌紊乱,内分泌紊乱是乳腺增生的头号原因。因此生气会导致乳腺增生,完全没毛病。”
  温一诺“啊”了一声,讶异地说:“真的啊?我还以为我大舅吓唬我呢……不过我确实学会不跟人生气了,反正有气就撒,撒完拉倒,不过夜。”
  路近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好姑娘,跟你说话真有意思。你大舅好像也很有意思,有机会能让我见见你大舅吗?”
  “行啊!没问题!”温一诺一口答应,“我大舅最羡慕大学里的文化人,我知道他也想做大学教授,可惜……造化弄人啊……”
  温一诺摇摇头,有些惋惜说道。
  “呵呵,那以后有机会吧。”路近说着就要走。
  温一诺却还记着很好吃的某国海鲜炒饭,忙叫住他:“路教授,您说的海鲜炒饭呢?”
  路近摸了摸头,很遗憾自己没能成功溜走,只好说:“……你等等,我去打个电话。”
  路近走到赵良泽办公室外面,拿出手机,给顾念之打电话。
  顾念之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文件,看见是路近的号码,忙接起来说:“爸,什么事儿?”
  路近理直气壮地说:“你跟你老公说一声,就说我请了人吃某国海鲜炒饭,人家指名要他下厨,问他今天什么时候有空给我们做一锅……”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顾念之一听就知道是路近“借题炒作”。
  以霍绍恒今时今日的身份,谁敢“指名”要他下厨?——除了家里人,比如她自己,阿绥,还有一个就是路近。
  不过路近一直致力于捧路远,踩霍绍恒,所以他很少指名让霍绍恒给做吃的。
  今天突然提出要霍绍恒做他拿手的海鲜炒饭,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顾念之握着手机,长长地“哦”了一声,说:“爸,您这话,连三岁的小阿绥都不会信,您以为我会信?”
  “我姑娘最聪明了,一听就知道我在说假话。”路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讨好”顾念之,语气很快软下来,“……这个我也是没办法,跟人打赌赌输了,只好让你老公来帮做饭啦……”
  顾念之又好气又好笑,“爸,您跟别人打赌,为什么要用绍恒做赌注?您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不拘礼’了?”
  路近被顾念之“逼”得没办法,只好摸摸鼻子,把小阿绥给“卖”了。
  他嘿嘿笑道:“你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吧?这多亏我们天生聪明的小阿绥!是他给我出的主意!”
  顾念之:“!!!”
  “是阿绥?!他为什么要给您出主意坑他爸爸?”顾念之非常好奇,因为她知道她儿子虽然才三岁,明明已经被他爸爸“训练”得很听话了……
  “这个嘛……大概是你老公坑你儿子了吧……所以你儿子有样学样……”路近打着哈哈说道,最后强调说:“我真的是答应别人了,除了你老公,没人能把某国海鲜炒饭做出那种味道。我那个朋友嘴很叼的,不是你老公出马,恐怕镇不住她。”
  顾念之见路近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好点头说:“好吧,我给绍恒打电话。——您什么时候请客啊?”
  路近更扭捏了,嘿嘿笑道:“……今天中午吃午饭,可以吗?”
  顾念之一看手表,卧槽!已经十一点半了!
  最多也只有半个小时准备了!
  她扯了扯嘴角,说:“我可以帮您问问,但是这个点儿,我真不能保证一定能行。”
  路近忙说:“试试吧,试试吧……也许正好有空呢?”
  他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在打着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