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260章 如果不是我强求

第260章 如果不是我强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岑夏言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她就跟一具行尸走肉一样,在手术室前等着。
  万芸芸手术做完推到单人病房,她就在她的病床前等着。
  一直等到半夜万芸芸醒过来,岑夏言才渐渐恢复正常。
  “妈!”她扑到她床边,呜呜呜呜哭起来。
  万芸芸刚做完手术,胸腔里火辣辣的,像是那些烟丝有些呛到肺里去了,可能还没清干净。
  她一想说话,就忍不住咳嗽,咳到无法说话。
  岑夏言忙起身去拿了一瓶温水过来,给万芸芸倒了一杯,要喂给她喝。
  万芸芸忙摇头。
  她刚做手术插了管的,现在还不能喝水。
  岑夏言见万芸芸不喝,才把水杯放回去,带着哭腔问:“妈,您好些了吗?”
  万芸芸喘了几口气,喉咙里发出几声沙哑的嗓音,像是砂纸磨在碎玻璃上刺耳极了。
  岑夏言吓坏了,“妈,您的嗓子怎么了?!”
  万芸芸在岑耀古的几个女人中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家世最好的,更不是最有地位的,可是她有一把好嗓子,一把年纪了撒起娇来那声音听起来都不违和。
  可是现在她的嗓子几乎全毁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岑夏言压抑住心中的惊恐,尽量安慰万芸芸说:“妈,您刚做完手术,先休息一下,有事情明天再说。”
  很快医生来查房,给万芸芸的吊瓶里加了一点镇静的药物,让她能很快入睡。
  做完手术的人多睡觉才能恢复得快。
  等万芸芸睡着了,岑夏言跑到外面去找刚才那个查房医生,小声问他:“请问我妈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她刚才想说话,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医生看了她一眼,说:“现在就想说话?还是先养养,半年之后再看能不能勉强发出声音。”
  “啊?!不会吧?!你们不是做完手术了吗?!”岑夏言又惊又怒,“我妈妈……妈妈……的雪茄烟丝……”
  “嗯,都取出来了,但是那些烟丝太细,而且很辣,严重刮伤她的声带和喉道,还有肺也受到极大影响。”
  “另外,那些雪茄烟丝用特殊药水浸泡过,长期吸食,会有严重的依赖性。”
  “全部吞进肚子里,胃也吸收了一部分药物,因此……你妈妈恐怕以后也会对某种药物有依赖性。”
  “不过可以戒掉,就是难一点而已。”
  医生一边看病历,一边说道,“以后她的身体会很虚弱,这是很难复原的。好在你们家不缺钱,不用劳作,她就这样养着,活到七八十岁还是不难的。”
  岑夏言的脸色非常难看,“那你的意思是,我妈的声音不会恢复了,身体也无法恢复了?”
  “理论上说,是这样,但也许有奇迹呢。”医生笑了笑,“我还有事,失陪了。”
  医生走了之后,岑夏言回到单人病房,在病房内陪床的小床上睡了。
  一觉醒来,又有医生来查房了。
  这时万芸芸也已经醒了,甚至能够坐起来。
  等医生走后,岑夏言走过去。
  万芸芸看上去气色好一些了,但也只是比昨天好,并没有恢复到受伤之前的情形。
  那时候的万芸芸虽然有了点年纪,但是保养得非常好,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
  现在却蓬头垢面,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
  她朝岑夏言比划了一下,嘴里吐出无声的“手机”两个字。
  岑夏言看明白了,把万芸芸的小包拿过来,找出手机递给她。
  母女俩开始用手机聊天。
  因为万芸芸不能说话,也只有这个交流方法。
  【夏言】:妈,到底出了什么事?您怎么会吞雪茄烟丝自杀???
  打死岑夏言都不信,她妈妈是那种会自杀的人。
  万芸芸苦笑,想起昨天的那一幕,她又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跟了岑耀古这么多年,她一直听人说岑耀古做生意不择手段,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不择手段”四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直到昨天,她被岑耀古问得哑口无言,心虚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然后……
  万芸芸闭了闭眼,不想再回忆昨天噩梦般的那一幕。
  那么多雪茄烟丝从她房里抄出来,全喂到她嘴里。
  她不肯咽下去,那些人就拿筷子压着往她喉咙里塞,痛得她死去活来……
  万芸芸心有余悸地握住喉咙,粗嘎地咳嗽了一声,摇摇头,继续在手机上打字。
  【万芸芸】:……是我不好,惹恼了你爸爸,我……我……觉得对不起他,所以……所以……吞了他的雪茄烟丝……
  【夏言】:妈,您别企图隐瞒了,您以为我会信?现在这个时候,您应该跟我说实话,我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和您一样犯了错怎么办?
  岑夏言这句话触动了万芸芸。
  她本来是不敢说的,但是万一她瞒着不说,岑夏言反而被人利用了怎么办?
  万芸芸想着,马上开始打字。
  【万芸芸】:……好吧,是这样的。我最近弄到一批上好的雪茄烟丝,给你爸爸抽。他抽的时候没有避着冬言,让冬言得了哮喘。你爸爸很愤怒,你说要罚我。我一时害怕……就把那些烟丝当他面吞下去了。
  到了这个时候,万芸芸还是不敢说出全部的事实。
  毕竟那样会吓到岑夏言,如果岑夏言从此不敢跟岑耀古亲近了,那她昨天的罪,不是白受了吗?
  岑夏言见了,哭笑不得。
  【夏言】:妈,您这叫什么事儿啊?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爸那么宝贝冬言,您为什么要去动他?
  【万芸芸】:我没想动他,我只是不知道你爸爸在这么小的孩子面前抽烟!
  这个时候,万芸芸没有说那个胡大夫的事。
  岑耀古之所以那么愤怒,除了雪茄烟丝的问题之外,还有胡大夫的问题。
  因为胡大夫,是万芸芸给介绍进来的……
  她没有说自己跟胡大夫之间的交易,可是胡大夫早被吓得全招了出来。
  万芸芸回想自己做过的事,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她脑子是撞邪了吗?
  为什么会想起来同时对付岑耀古和岑东言???
  就算岑耀古没了,岑东言废了,岑家和岑氏集团哪有她的份?
  别忘了,她女儿岑夏言现在还没进岑氏集团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