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一二四五章 震惊到淡然的火部落人 二合一

第一二四五章 震惊到淡然的火部落人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阳从天空升起的时候,停泊了一夜的大帆船,也起锚扬帆起航了。
  
  甲板之上炊烟袅,有人忙碌着做早饭。
  
  甲板靠近第一根桅杆的地方,几个人正蹲在那里从网上往下去鱼。
  
  这是部落的人,将昨天晚上下到水中的沾网给收了上来。
  
  这个时候河中的鱼本身就多,更何况是这个网在水中足足下了一夜了。
  
  一网收上来,结果当然是格外的喜人,大大小小差不多得有两三百斤!
  
  从沾网上往下取鱼并不容易,尤其是那个头比较大的鱼。
  
  网眼太小,是不可能将之从网眼之中捋出来的,这个时候如果不想将网线弄断的话,就需要慢慢的往外掏了。
  
  沾网之所以能够粘住大鱼,很多都是鱼撞上网之后,来回的乱钻,带着内里的网片,钻到外面那大眼的网眼之中,形成了一个兜,将之给兜了起来,然后就跑不了了。
  
  想要将鱼给出来了,就需要找到鱼是怎么进去的,然后再顺着这个痕迹,将鱼从中掏出来了。
  
  对于经常捕鱼的人来说,这事情并不难,除了一些特别有活力、钻了一层网又一层网、拧成了一个大疙瘩的鱼之外,其余的鱼,基本上很快就能够掏出来。
  
  甲板之上,随着几人的动作,一条又一条的鱼被从网上取了下来。
  
  有负责做饭的人,拿上一些鱼进行清理,清理好了之后,剁成大块子进行腌制。
  
  腌制上个一二十分钟之后,就会接着下锅炖鱼汤吃。
  
  鲜鱼炖汤最是好喝,也不需要放置太多的调味品,只需要好好的炖上一番,喝起来就会格外的美味……
  
  帆船一路前行,两岸景色缓缓倒退,渔网上面沾着的鱼,已经被尽数取下。
  
  有人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手中拿着缠绕了渔线的梭子,在这里补网。
  
  网这种东西,下水之后就没有还是新的道理。
  
  虽然下网以及取鱼的人已经很小心了,但捕捉到的鱼有这样多,网上面是不可能不出现窟窿的。
  
  有窟窿了就要补,不补的话,长时间的下去,就没有办法用了。
  
  说来也是有趣,长得人高马大的熊有皮补起渔网来,居然很有一手,格外的顺畅。
  
  熊有皮不是水手,而是帆船的上的护卫头领,在韩成的设想之中,这就是帆船陆战队。
  
  熊有皮就是陆战队的队长!
  
  帆船之上,跟随着一定数量的强力武装是必须的,不然很有可能将会把行程弄的格外麻烦。
  
  很多原本的时候,可以避免的麻烦,都会因此找上门来……
  
  位于大河边上的火部落这里,有了诸多的改变。
  
  大河沿岸诸多荒芜的土地,都被开垦成为了土地。
  
  没有种别的东西,种的都是可以纺织的麻,
  
  此时这些麻都已经是被收割完毕,只留下了麻茬。
  
  走在这样的地方,需要格外的小心,不然的话,脚很容易就会被伤到。
  
  哪怕是这些人长年累月的下来,脚掌之上的茧子,已经被磨了很厚也不成。
  
  河边的一个大坑边上,火苗手中拿着一根绑了钩子的竹竿探入到了坑中,然后用力一勾,往外一拉,一捆麻就被他提了上来。
  
  于此同时,发黑的水也随之翻涌起来,一股子沤麻的难闻气味在这里弥漫,充斥了整个鼻腔,让人觉得很是难受。
  
  至少正在这里做这件事情的火苗,就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不太乐意的样子。
  
  然而,心中不乐意归不乐意,火苗还是在持续不断的做着这个事情。
  
  他用钩子将这捆已经沤好的麻拖到跟前之后,边上早已经等待在这里的人,当即就弯腰伸手拉住麻捆,将之从钩子上面取下来,往一边拖去。
  
  而火苗,则再一次的将手中带钩的竹竿伸向了坑中,又一次的勾住一捆麻,将之往边上拖……
  
  此时的天,算不得多么暖和了,早上的时候,如果使劲往外哈气的话,是能够看到化作白气的烟雾的。
  
  不过火苗并不觉得冷,相反他还觉得有些热。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是火部落的人,名字之中还带火,所以格外的有火力。
  
  而是因为经过了一番的忙碌之后,他已经是被热的往外冒汗了。
  
  而这个时候,周边的众人,早已经是忙碌开了。
  
  许多人火部落的人,坐在小板凳或者是平整的石头之类的东西上,一手拿着麻杆头,另外一只手捏着已经腐败的麻皮,在身前钉在地上的木桩上这样一挡,然后再一拉的进行剥麻皮。
  
  火苗这个火部落的火部落的分首领,此时身上已经弄上很多沤麻的汁水,不仅脏,而且还有着一股子的难以描述的味道。
  
  火苗再度皱皱眉头,稍作歇息的他,用还算比较干净的手臂,在自己的额头之上擦拭了一下汗珠,便接着开始用手中钩子往外拖沤制好的麻捆了。
  
  也难怪火苗会心中不爽,做起这个活的时候,会是一副这个样子,毕竟这家伙一直对种麻、纺织这些事情比较不耐烦,一直想要依靠打猎这些获取食物。
  
  但偏偏是打猎获取食物这事情非常的不稳定,带着人在野外忙碌了一天,然后什么猎物都没有打到,空手返回的事情,火苗也不是没有做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空手返回之后,他不得不吃部落里的人,依靠纺纱织布从青雀部落那里换取过来的食物充饥。
  
  这样的事情与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而且,这样的事情经历了多了,眼看着那些主张种麻织布的人,依靠着他们的努力,给部落带来了越来越多的东西,而自己等人依靠打猎而获取的食物,连自己等人都不够吃,养活不了,许多原本主张打猎的人,渐渐也都随之发生了动摇。
  
  哪怕是心中不想承认,火苗自己心中也都发生了动摇。
  
  在部落里这无情的现实面前,在一次次对比之后,得到的伤害之中,哪怕是火苗也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哪怕是他口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强硬,在打猎与纺织这个事情上绝对不松口,面对部落里的总首领、来自于青雀部落的辰,给他以及以他为首的打猎派安排下来的一些诸如刨地种麻、给麻地除草、收割长熟的麻之类的任务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的说上一些话,来表达自己对这些安排的不怎么满意,表明自己的立场,但最终还是会带领着人,将之给完成的非常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