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九五至尊 > 〇一七

〇一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崔皇后觉得婉妃可真是大胆。要知道她现在可还怀着龙种呢,也敢当众赤脚跳那样的舞。得体不得体先不说,就说那剧烈运动上下跳动对腹中孩子会不会有影响?

    不过人家既然觉得没事,自然她也不去操那个心,谁的孩子谁心疼,她呀,她只在乎自己怀里的这个小宝贝。

    宣华帝就着崔皇后的手蠕动着小嘴儿吃东西,心里一阵一阵地打鼓。要是他没记错,婉妃很快就“又”要小产了,前世婉妃第二次小产,所有证据全部指向崔皇后,当时自己大发雷霆,却又碍于崔家以及自己心底那些没有察觉的小秘密,只斥责了崔皇后,却并未处罚于她。事后又觉愧对婉妃,便将她又擢升为了婉贵妃。

    可婉妃的小产分明不是崔皇后的错!宣华帝现在才觉得奇怪,崔皇后掌管后宫,婉妃是怎么做到陷害成功的?就因为前世崔皇后执掌六宫,所以到证据确凿的时候,自己连怀疑都没有,只深深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但根据现在他对崔皇后的了解,她根本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那么,是谁在背地里将一切的矛头指准崔皇后,又是谁准备了那些所谓确凿的“证据”?

    答案不言而喻。

    即使不是婉妃主使,也绝对和她脱不了干系。因为事情结束以后,唯一的受益人就是她。

    绝不可能是太后,太后这会儿心里还想着扶持韦涟涟上位呢,也不可能是婉妃自己,她有这心有本事却没有机会,崔皇后明察秋毫,后宫大小事务都治理的井井有条,想从内部插手是不可能的。

    宣华帝绞尽脑汁的回想,前世,当一切证据都披露在崔皇后面前的时候,就连崔皇后自己都是不敢相信的,她的表情宣华帝到现在都记得,只是那时他以为她是在演戏所以没有多想,但现在想来,真是处处都是疑点。

    仔细想来,竟是自己完全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他们到底还瞒着他什么?难道从这个时候开始,两人便已经暗通款曲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宣华帝顿时怒不可遏起来,下意识地就想拍桌子怒吼,可这一伸手打到了崔皇后的脸才意识到自己早已不是那个九五至尊的皇帝了,而是一个躺在襁褓中还不满一周岁的小娃娃。

    这让他的满腔怒火顿时泄了气。

    崔皇后冷不丁被挥了一小拳头,吓了一跳,低头一瞧才发现怀里那小肉团子不知道在义愤填膺个什么劲儿,两只小爪子握成白嫩嫩两个小球球,正愤怒又用力地挥舞着。她有些想笑,却又见小家伙努力从她怀里爬起,嘟着小嘴儿送来亲亲,似乎是要安慰刚才不小心打到了她。

    今儿早上梳妆时抹了口脂,崔皇后哪里敢让小皇子亲到,便躲开了脸,小皇子一吻扑空,顿时失落不已,眼睛水汪汪的,似乎是要哭了。崔皇后连忙捏捏他脸蛋儿,道:“斐儿乖,回去再亲亲。”

    宣华帝无比失意地又坐回崔皇后怀里,化悲痛为食欲,继续吃吃吃。

    他的人生自从变成小婴儿之后就失去了意义,只剩下吃吃吃睡睡睡玩玩玩。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殿外有人叫嚷:“襄王爷到——”

    太监尖利的嗓子把正陷在温柔乡里的宣华帝吓了一跳,嘴边一颗小丸子没张对嘴,咕噜噜滚了下去。

    好在戴着围嘴,没把衣服弄脏。

    襄王到了,但皇帝却被婉妃勾走了,崔皇后在心里默默觉得当今圣上实在是不着调,但却认命地将小皇子交到陈嬷嬷怀里,然后又让如诗端着小丸子下去喂,正襟危坐等待襄王进来。

    不管怎么说,皇上再不着调,她作为一国之母,他的结发妻子,也不能关键时刻给掉链子。

    襄王是太后独子,比宣华帝小了三岁,生得是俊秀倜傥,温润如玉。此刻他身着月白袍子,先是给太后请安,然后问崔皇后安。崔皇后对襄王素来印象不错,明明是皇族,却不向往这荣华富贵的生活,有鸿鹄之志却不拘泥于朝堂,周游天下以日月为伴,诗书为友,可谓是交友遍天下。

    和不着调的宣华帝比起来,襄王更儒雅稳重,从人品方面来讲,襄王也是一等一的,所以在崔皇后心里,宣华帝除了坐在那个位子上外,人品和境界都是被襄王爷完爆的。

    “王爷请起,来人,赐座。”

    “多谢皇嫂。”襄王向往江湖,抱拳作揖当做礼数,落座后先是对崔皇后温润一笑,而后和太后说了几句话,就问崔皇后:“小侄儿呢,怎么臣弟没见到?”

    崔皇后轻笑,示意陈嬷嬷将小皇子抱出来。

    宣华帝一见襄王便瞪大了眼睛!随着他被放入襄王怀中,他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

    就是这个让他相信了前半辈子,几乎将性命都托付的人,最后险些毁了他的江山!

    就是这个人,让他失去了一切,让他后半生几乎日日在噩梦中度过!宣华帝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奋力挣扎不肯让襄王抱,可陈嬷嬷却像是没感觉到,硬是在他挣扎前将他塞到了襄王怀里。

    襄王先是仔细端详了这小家伙的长相,然后点评道:“小侄儿生得可真像皇兄,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废话!朕的皇儿不像朕难道是像你吗?!

    然后襄王话语一转:“不过还是更像皇嫂些,长得好看。”

    宣华帝:我操?!你在调戏朕的浑姬?等着,看朕不砍了你的脑袋当球踢!

    再一看崔皇后,宣华帝顿时欲哭无泪:皇后,说好的高冷呢?你对朕跟对这畜生怎么还两副面孔呢?

    想起襄王的狼子野心,宣华帝的眸子黯了黯,他迄今都还记得,前世崔皇后死在他面前,他落着泪将她抱在怀里,襄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说的话:

    早就觉得皇嫂是一等一的美人,只可惜味道没来得及尝便香消玉殒了,真是可惜,可惜。

    那令人作呕的表情和语气,又哪里有半分翩翩公子的模样。宣华帝憋着一股气,先是用力在襄王怀里各种踩踏——奈何人家根本不在意,他又拼命对着襄王吐口水,襄王轻轻松松就躲了过去,还闷笑不已,反倒是崔皇后红了脸皮:“王爷见笑了,斐儿平日里不是这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