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九五至尊 > 〇一九

〇一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打韦妃被禁足,她是日日夜夜都记恨着婉妃,恨不得能扑上去插对方几刀。对于韦妃这样性格的人来说,爱和恨都来得简单而强烈。她认为是婉妃导致了自己如今失宠被禁足的场面,却也不想想,若是皇帝真发火,早治她的罪了,又怎么会只让她禁足半个月。

    这半个月她要是安安分分的也就过去了,事后她仍然能做个让皇帝比较喜欢的妃子,偏偏她不满足,非要再整点幺蛾子不可。

    大概是真恨毒了婉妃,韦妃便想方设法意图搞个巫蛊娃娃。但她没有门路,而且一旦被人发现这可是要掉脑袋的,所以是说她聪明还是愚蠢,竟自己做了个娃娃,然后想方设法打听到了婉妃的生辰八字,依照那天所听到的,把生辰八字写在娃娃的身上,又扎了银针,趁着夜里叫自己亲信的宫女将娃娃埋在了树底下。

    她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事后也再三叮嘱心腹宫女不要说出去,韦妃想过将宫女灭口,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她身边大多是太后送来的人,自己培养的亲信太少,死一个就少一个,太划不来。

    于是接下来她就开始充满期待地等待婉妃出事。

    头开始那几天,没什么。

    到了第十天,突然传出婉妃胎位不正的消息,一听这事儿韦妃高兴极了,恨不得婉妃立刻能落了胎!她每天都抄佛经,乞求佛祖把婉妃这小贱人给收了。

    婉妃受惊结果动了胎气这事儿宫里迅速就传遍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有人传言说是其实是后宫有人想要暗害婉妃娘娘。

    俗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人尽皆知了,大家都晓得婉妃娘娘这一胎不一般,之前险些落胎也是因为有心人做了手脚,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思来想去,怕也只有皇后一人了。

    其他妃子现在都没有怀孕,只有崔皇后育有嫡长子,如果婉妃肚子里是个男胎,那么对小皇子的威胁岂不是最大?再加上帝后不和,偏偏皇上又十分喜爱婉妃娘娘,还真说不准这以后的龙椅是谁坐呢?

    再加上之前婉妃娘娘也小产过一次,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什么,但彼此都心照不宣那是崔皇后的手笔。既然第一次都做得,第二次自然也算不上什么了。

    崔皇后可不知道自己又被人戴了顶心思恶毒好妒的帽子,她每天要处理的事情都忙不完,哪里有功夫去在意这个。倒是宣华帝又怒气冲冲来过一次,本意是要质疑,结果却被崔皇后三两句话气走了,反正他也没证据,总不能因为人人都猜是崔皇后,他就也这么说吧。

    说来也奇怪,其实宣华帝心中是知晓以崔皇后的人品是不至于这样做的,但他硬是忍不住跑来找茬,哪怕是被崔皇后冷言冷语的讽刺也没有关系。后来他把自己这诡异的行为归咎于是想来看望皇儿,不然他没事跑来毓秀宫找虐?

    所以真正开心的也只有韦妃,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抱着试探心理做的巫蛊娃娃竟然有这样的效果,最妙的是,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反倒是婉妃他们怀疑到崔皇后身上去了!

    这祸水东引的结果是意料之外的,但却让她非常高兴。

    婉妃险些落胎,好在结果是有惊无险,这事儿大张旗鼓地查了却没什么结果,冲撞了她的那个小宫女看起来似乎真的只是不小心。虽然婉妃一直在坚持有背后主使,但宣华帝见查证无果,也就下令不必再继续追查,以免弄得人心惶惶。但究竟他是担心人心,还是担心查到崔皇后身上,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任凭外面闹腾的腥风血雨,崔皇后偏安一隅,除了必要场合决不出现,也不掺和进去。她不跟婉妃去争夺宣华帝的宠爱,但也不是任人捏圆搓扁的软柿子,只要不危及到她,她是不过问的。

    对于后宫其他看热闹的妃子来说,这一回皇后失手,没能让婉妃落胎,真是令人失望。但她们都很看好崔皇后的手段,也都认为崔皇后绝对不会失手第二次。

    崔皇后心想,本宫真没做。

    为何所有人都觉得她会针对婉妃呢?她真的没有必要那么做呀!

    不过这种事就算解释了也没用,不信任她的仍然不信任她,信任她的也不用她去解释。所以即使再见面婉妃的表情都是如泣如诉的,崔皇后都当做没看着,该说什么还是说什么,她就是这样的人,决不偏颇,光明磊落。

    倒是这次之后婉妃行事就愈发小心了,可能是进宫这么久好不容易又怀了孩子,她年纪也不轻了,虽然仍然美貌,但架不住每年都有更加美貌的宫女嫔妃出现,以色侍人又能多么长久?皇上现在的确是宠爱她,甚至还说过不少温存的话,但美貌更胜自己一筹的韦妃出现后,他不也还是动了心?

    婉妃很难去接受这一点,她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但皇帝似乎并没有要回应她的意思。他好像是把她当成一个很漂亮的玩具,因为漂亮所以喜欢,可一旦有梗漂亮的出现,那么她也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真正想要在后宫站稳脚跟,保证日后自己不会墙倒众人推,她需要一个儿子。不是女儿,是儿子。

    婉妃对腹中孩子的重视程度有目共睹,所以出了这事儿后,她基本上就不在人前出现了,衣食住行也都十分小心,生怕混入什么对孩子不好的东西来。

    韦妃每天都在盼着婉妃出事,但随着时间过去,婉妃非但没出事,反而过得越来越好,甚至连肚子里都大了几分,皇上也经常去陪伴,还因此减少了留宿后宫的次数。

    可能是因为之前韦妃的闹腾让皇上不喜,宣华帝已经很久没翻过她的牌子了,这个宠妃来势汹汹,去势也汹汹。

    也因此,当突然听到太监高声禀报说皇上驾到的时候,韦妃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彼时她刚洗了妆容,一听说皇上来了,连忙描眉画唇,待到宣华帝进入内殿的时候,她慌忙放下口脂跪下:“涟涟见过皇上。”

    “平身。”宣华帝看了她一眼,隔了两步对她招招手,韦妃一开始有几分犹豫,担忧自己不够美丽让皇上倒胃口,但庆幸的是皇上竟然没说什么,而是直接就她拉入了怀中。

    第二天一早,毓秀宫这边就来了口谕,说是今儿早上皇上特意免了韦妃娘娘的请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