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九五至尊 > 〇二二

〇二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韦才人一开始没有说话,她沉默地跪在地上,面对崔皇后时无比虔诚。半晌,她对着崔皇后深深地拜下去,重重地叩了一个头,问道:“皇后娘娘相信奴婢么?”

    “相信你什么?”

    “相信奴婢是真心想要改过,不想再这样做他人手中棋子了吗?”

    崔皇后微微有些惊讶,她看向韦才人,有点不敢相信这个草包美人竟突然开窍了,“本宫信或不信,对你而言有什么差别?”

    “无论皇后娘娘信不信奴婢,奴婢都不会去加害皇后娘娘。”韦才人恭恭敬敬地说。“奴婢只想在这后宫里活下去,不受宠没关系,生不出龙子也没关系,只要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活着就好,这就是奴婢的心愿。所以奴婢想求皇后娘娘照拂奴婢,为此奴婢愿为娘娘鞍前马后,结草衔环以报恩德。”

    “你认为本宫会答应你?”

    “娘娘的光明磊落奴婢心中知晓,否则也不会知无不言。”韦才人又磕了个头。“奴婢什么都不想要,只求活命。但如今奴婢得罪了婉妃,她心胸狭隘势必不肯放过奴婢,只有皇后娘娘才能救奴婢。”

    崔皇后道:“只要你安分守己不犯错,本宫自然不会让你受到不公正待遇。”

    “谢皇后娘娘,奴婢日后便在这偏殿中抄写佛经为娘娘祈福,祝愿皇后娘娘和小皇子长命百岁,一生无忧。”说着,又是深深一拜。

    崔皇后觉得韦才人有些莫名其妙,但既然对方不求回报,只求一个照拂,对她而言,这的确也算不得什么,只要韦才人老老实实的,她自然会照拂她。

    见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崔皇后便起身走了,留下韦才人一人形单影只,偏殿背阴,她所待的角落里只有一丝昏黄的光线,整个偏殿都显得阴森而寂寥,但韦才人没有因此愤怒或是恐惧,她只是呆呆地跪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到案前,拿起毛笔开始抄书。

    直到回到毓秀宫,崔皇后还是觉得很奇怪,韦才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有内涵了?和以前的草包美人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以前讲话总是颠三倒四,现在倒是句句得体,最重要的是还不贪心。

    哪里像是那个正得宠从而春风得意的韦才人。

    不过崔皇后很快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婉妃小产,她身为皇后无论如何也得过去看看——虽然她压根儿就不想去。她对婉妃肚子里的孩子没感觉,生下来生不下来都跟她没关系。

    可,谁叫她是皇后。

    回到毓秀宫,看了看正在床上一个人抱着小脚丫子玩耍的小皇子,崔皇后交代了嬷嬷们几句,就带着如诗如茶两个大宫女,坐上了凤辇去了婉妃宫中。

    婉妃刚刚小产,伤心欲绝,正脸色苍白地倚在床头,她本高高隆起的腹部现在已经平了下去,只是虽然孩子没生下来,却也是足月的,据说落胎时孩子都成型了,依稀可见鼻子眼睛嘴巴。想到自己也是个母亲,崔皇后完全能理解婉妃的伤痛。

    但她和婉妃向来关系不好,所以那些假惺惺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让崔皇后感到惊讶的是宣华帝竟然不在,他不在这里陪着他伤心难过的美人,跑到哪里去了?

    婉妃听见崔皇后来了,微微抬起眼睛,也不戴着面具了,冷笑道:“现在你满意了?我倒真是小瞧了你,竟然能将韦妃当做替罪羊,皇后,你得意不了多久,我等着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

    如诗冷声道:“大胆!”

    崔皇后伸手示意如诗退下,淡淡地看着婉妃:“本宫只是来关心一下小产的婉妃,你口出狂言,看在你丧子的份上,本宫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但下次,若再敢这样与本宫讲话,小心你的嘴巴。”

    婉妃握紧了拳头,怨恨地瞪着崔皇后。崔皇后来了,面子功夫也就做足了,转身离开,徒留婉妃一人坐在床头被气得喉头腥甜险些呕血。崔皇后走后,她的眸子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深到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可怕。

    自打崔皇后出去后,宣华帝就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身体在机械的玩耍,脑子却不知想到哪里去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按理说这个时候婉妃还不可能跟那人勾搭上,但这孩子是怎么回事?第一次小产尚且可以说是为了自保,也为了位份,但第二次,如果是婉妃自己动的手,这就没理由了呀!

    如果她选择生下这孩子,不管怎么说日后都是个王爷,斐儿年幼夭折,皇位便是她儿子的,可为什么已经足月的孩子却没能生下来?

    这事定然不是崔皇后做的,更不可能是韦才人,前者是不屑,后者是没有能力。那还有谁?难道是太后?太后吃饱了撑着的?

    即便是太后,要害也得害斐儿,害婉妃肚子里的孩子做什么?

    那么就只有一个人选了。

    襄王。

    会是襄王吗?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宣华帝不敢乱猜,但他觉得十有八|九就是襄王。这个想法让他寝食难安,有了猜想却没有证据,甚至没有能力去查,这种感觉实在是叫人难受。

    想了半天,听到小太监说皇后娘娘回来了,宣华帝立刻精神一震,睁大眼睛,果然没过一会儿,那张熟悉的容颜就出现在他面前,抱着他轻轻晃了晃,又亲了亲他的额头,宣华帝脸一红,咕哝了声,然后噘起嘴巴继续要亲亲。

    崔皇后给了他一个亲亲,他就心满意足地舔舔嘴巴坐在她怀里玩小布偶。

    但很快地崔皇后就命如酒传讯,让崔夫人进宫一趟。

    宣华帝坐在崔皇后怀里,不知道她要找崔夫人进宫做什么。

    崔夫人很快就到了,先是给崔皇后见了礼,然后崔皇后屏退众人,只留下崔夫人和小皇子在,她先是把小皇子放到摇篮里,让他一个人抓着上面吊的铃铛玩。宣华帝乖巧地不时挥舞小爪子玩耍,耳朵却竖的高高的,想听崔皇后都跟崔夫人说了什么。

    崔夫人问道:“浑姬,你这么着急找娘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娘,您知道吗?今儿凌晨婉妃小产了。”

    “什么?”崔夫人一听立刻皱起了眉头。“这月份马上都足了,怎么会小产?也太不小心了!”

    “本来皇上说证据是指向我的,但韦才人——哦,也就是韦妃,她竟然出来为我顶罪,我将她降为才人,又罚她祈福三年,但我觉得这事儿不大对。”

    “是不太对。这婉妃对肚子里孩子的态度就连我都是知道的,她全凭这肚子里的孩子跟你斗呢,孩子若是没了,她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娘,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证据全指向我。”崔皇后皱眉。“再加上第一次,已经两次了,每次的幕后主使都是我,娘不觉得其中有鬼吗?女儿觉得,婉妃背后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是谁?”

    “我也不知道。”崔皇后摇摇头。“所以想请娘帮我修书一封送给爹爹,我怀疑……是襄王爷。”

    “什么!”崔夫人一惊。“浑姬,这话可不能乱说!襄王爷可是皇上的弟弟,太后的独生子!”

    “女儿知道,但是除了他也没旁人了。”崔皇后此语并非空穴来风,她不是寻常人家养在深闺一无所知的千金小姐,她自幼在外祖膝下长大,外祖的本事没学十成也有九成,她对政治的敏感是非常精准的。“韦才人没有这个本事,婉妃自己就更没必要了,她有个孩子尚且能与我一争,若是没了孩子,那可真是万念俱灰。至于太后,她若是想让皇上没有子嗣,与其害死婉妃的孩子,倒不如来害斐儿。”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这丫头胡乱说什么呢?”崔夫人连忙呸了两声。“小皇子定然是会长命百岁。”

    “是,女儿失言。”崔皇后立刻认错。“但是娘,你悄悄修书一封,不要被人得知,我执掌后宫,尚且有人从我眼皮子底下陷害于我而不留蛛丝马迹,不晓得京城还有多少他的眼线,后宫的女子大多没这个本事,我觉得只有襄王。”

    崔夫人有些难以置信。“但襄王爷是出了名的淡泊名利……”

    “知人知面不知心。”崔皇后拍了拍母亲的手。“当年先帝和先皇后的事情女儿有所耳闻,娘,倘若太后当初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委曲求全呢?”

    没有人愿意委屈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娶了另外一个女人,而自己进宫后却只能做那人的替身。虽然太后一直表现的很伟大,可崔皇后就是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

    这世间当然有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只求牺牲奉献的女子,但太后不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