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九五至尊 > 〇三七

〇三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崔如安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

    她看着左手一把烤串右手一张烧饼吃得正香的宣华帝,问:“老爷,不是说,咱们这次是微服私访来的么?”

    “是啊,有什么疑问吗?”宣华帝一边吃一边问。

    如诗跟福公公也吃得很开心。驾马车的侍卫同样从食物中抬头看向崔如安。

    “……我怎么觉得咱们这是来遍访风土人情主要是吃东西来的?”这一路上,感觉就没停过吃的脚步。宣华帝是看见这个想吃,看见那个也想吃,总之嘴巴从没停下过,崔如安都怀疑他的食物吃到哪里去了,一点不见胖。

    宣华帝问:“不好吃吗?”

    “……好吃是好吃,但咱们不是有要事要做吗?”

    宣华帝没敢说实话。哪里有什么要事,襄王要干什么他心里门儿清,早就把网布好了,就等襄王自投罗网。现在他就动手制裁襄王的话,太后肯定要跟自己闹,而且襄王在民间声望很好,还结交了不少江湖上的朋友,要是贸然将襄王拉下,说不定会引起什么乱子。宣华帝比较爱面子,他已经够名声不好的了,总得在崔皇后心中留下点英明神武的迹象才行。

    所以这一次微服私访只是为了带崔皇后到处玩玩。不过为了防止崔皇后发现事情的真相,宣华帝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的。

    他给襄王时间来谋反,就看对方有没有那个能力识破他布的局。这个龙椅,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坐的,当年父皇将位子传给他,就是因为襄王不适合做皇帝,一个心胸狭隘的皇帝,能为国家带来什么未来?

    宣华帝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若不是他太轻信襄王,前世也不会落得那样一个处境。虽然后头绝地大反击,但毕竟靠了邓锐,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所以这一世他要解决掉邓锐这个家伙,拒绝再让对方帮忙。

    不需要邓锐,襄王一样不是他的对手。

    “要事啊……有,有的。”宣华帝猛点头,顺便撕下一小块金黄喷香的烧饼喂给崔如安,崔如安正在说话,没留神被塞了一口,下意识嚼了嚼咽下去。其实她也觉得很好吃,但不管吃什么都得有个度,她觉得皇帝如果再吃,很有可能肚子就要撑爆了。

    此刻崔如安的眼神活灵活现地表示了什么叫疑问。宣华帝在心底扒拉了两下,鬼扯道:“襄王如今正在招兵买马,我们要小心为上,这次微服私访说不定就有人知道呢,襄王你懂的,狐朋狗友遍天下,万一被他知道派人来暗杀我们怎么办?“

    “所以我才说要皇上多带些侍卫在身边,结果却只带了龚琪一个。”

    龚琪正在吃东西,听到皇后娘娘叫到自己的名字,抬头作揖表示尊敬。现在不是在皇宫,大礼他们都省了,在外面没必要搞得那么隆重,皇后娘娘也不是会吹毛求疵的人。

    宣华帝说:“龚琪武功高强,有他一个就够了。”还有句话在他心里没说出来:浑姬你也是高手啊,有你保护朕,朕就什么都不怕了。

    这话说出来不大好听,但他心里真这么觉得,有崔皇后在身边,他就很有安全感。

    崔如安被他这没脸没皮的样子震惊了,“所以我们接下来到底要去哪儿?”

    “渭城。”宣华帝喝了口茶水把口中食物咽下去。“大概再过几天就到了,咱们现在才刚出京城不久呢,浑姬,你不要着急。”

    她没有着急,她只是有点担心而已

    。总觉得这个皇帝不靠谱,所以不管他做什么崔如安都忍不住要再三确认一下。而且老觉得宣华帝嘴皮子滑溜,说的话充满水分,句句都有深意,句句都是扯淡。真是难以相信,会有这样的皇帝。以后一定会“垂名青史”的吧。“那好吧,既然老爷这么说,我也就信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别骗我,我不是傻子。

    宣华帝嘴巴一咧嘿嘿一笑。自打出宫后,他确实放松了很多,没有那么多人跟着,没有那么多破事儿,他可以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四处游玩,身边没烦心的家伙,一个两个都是有用的,这种感觉多美好,怪不得襄王一直装得像对皇位没有兴趣呢。如果不是对那个位子有执念,襄王恐怕也会很喜欢这种自由奔放的感觉。

    宣华帝都有点不想回宫了。

    “老爷,夫人。”龚琪突然压低了声音。“邻桌的那几个客人一直在朝我们看,属下觉得他们不是什么好人。”

    崔如安警觉地佯作掉了筷子,弯腰捡起的时候顺势瞧了一眼,后面那桌坐了大概有五六个彪形大汉,衣着打扮十分普通,看似良民,却有着掩不住的匪气,此刻正不时地朝他们看过来。

    其实他们出行已经够低调了,只带了一个宫女一个太监一个侍卫,五个人而已,银票倒是带的不少,但财不露白这个道理,福公公这个老江湖是懂的,主要问题可能是出在宣华帝跟崔皇后身上。别说这二位的容貌气度了,就如诗,单看也是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出来能不招人么。

    龚琪将随身佩戴的宝刀啪的一声放到桌子上,给自己倒了碗酒一饮而尽,端的是豪气万丈。

    宣华帝注意到崔如安的眼神似乎充满欣赏,心中妒忌,抓起面前茶杯,也豪爽的一口闷。

    崔如安根本就没看他,而是很担心:“会不会是针对我们来的,龚琪,待会儿你要注意保护老爷,千万不能让他有半分损伤。”

    宣华帝险些吐血:“我不需要保护。”

    崔如安直接忽视了他:“好了,吃完了,我们该走了。”

    他们上了马车,然后就看见隔壁桌的大汉们也结账走人了,崔如安道:“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今儿晚上咱们就在这镇上过夜吧,明儿一早起来再赶路。”也免得被人半路劫车。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宣华帝完全赞同。于是他们在镇上打尖,不久就看见那几个大汉也住了进来,还真是巧了。

    虽然是在外头,但崔如安爱干净,还是要沐浴净身。宣华帝让人抬来了浴桶放了热水,然后眼巴巴地盯着崔如安,似乎有想要揩油的意思。结果被残酷地赶出了房间,只能百无聊赖地蹲在门口把风。

    福公公从对面房间一出来,本来是想问问皇上娘娘需不需要伺候的,谁知一眼瞧见皇上蹲在面前,吓得他扑通一声跪下:“皇——老爷您这是做什么?使不得使不得。”

    太监怎么能居高临下地看皇上呢,又不是不要命了。

    “不用这么拘谨。”宣华帝随意地挥挥手。“我站累了,所以蹲一会儿。”

    “那老爷到奴才房间歇着吧,奴才在这儿给老爷守着。”

    宣华帝瞪他一眼:“你想做什么?”

    福公公有苦说不出,他能做什么?他一太监,连宝贝都没了他能做什么?当然是守在门口等皇后娘娘沐浴完毕啊!

    宣华帝不乐意,他只好也跟着蹲在一边等。龚琪则待在屋顶守护他们的安全,今天晚上他怕是不能睡了,那几个大汉的恶意明眼人都看得出,也不知他们究竟想怎样

    。

    大概蹲了一炷香,房门打开了,正倚着房门的宣华帝跟福公公一个倒栽葱,吓得开门的如诗连忙请罪:“老爷恕罪!老爷恕罪!”

    “算了算了。”宣华帝很大方地不跟她计较,急的直接踏进去。“走吧。”

    这就过河拆桥了,如诗跟福公公瞬间被关在门外,两人面面相觑一眼,默默地选择回到各自房间睡觉。

    崔如安已经换了衣裳,正坐在那儿梳头。本来如诗是要给她梳的,但她担心让宣华帝等太久,因此先叫如诗去开门。

    突然一只大手取走了她手上的梳子,崔如安先是微微一惊,而后扭头看宣华帝:“皇上要去沐浴么?”

    “我待会儿吧。”宣华帝动作轻柔地给崔皇后梳头,对那一头如丝水滑的长发爱不释手。他借着给她梳头的时候低下头轻轻闻了闻,馥郁的花香让他无比陶醉。

    他越梳越喜欢,越梳越上瘾,最后还是被崔皇后推开才算完,自己闷闷不乐地去洗澡,崔皇后梳好了头先上了床。

    本来是可以她跟如诗一间房的,这样如诗伺候也方便,但宣华帝非要说什么夫妻分房睡成何体统,会被人看出来,还说什么自己一个人会害怕。崔如安觉得他就是在胡扯,现在她越看宣华帝越觉得这人满嘴胡言乱语,十句话里恐怕只有三句是真的。

    比起沐浴完后衣着整齐的崔如安,宣华帝就坦荡多了,什么也没穿,光溜溜地就从浴桶出来了,还叫崔如安:“浑姬,过来给我擦擦身子!”

    崔如安无奈地下了地,结果鞋子一穿上就看见赤|身|裸|体的宣华帝,吓得她倒抽一口冷气。宣华帝却无比自然地把手中浴巾递给她,“后背。”

    崔如安忍着窘迫,接过来草草擦了两下,宣华帝虽然没练过武功,但身上皮肉并不松散,反而十分解释,肌肉的形状也隐隐约约浮现,属于那种很秀气又很结实的好看。因为他的运动量不小,所以肌肉还十分结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