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九五至尊 > 〇三八

〇三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个让崔如安和宣华帝听了都义愤填膺的故事。

    原来这五个人是从隔壁的长田县过来的,为的是在这里抓几个漂亮的大姑娘或是小媳妇儿,拿回去换自己媳妇儿。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只因为长田县的县太爷将他们的媳妇儿都给抓走了。抓走了干什么?不知道。反正他们媳妇儿自打被带走就再也没回来过,连个口信也没有。他们村里有人去县衙要人,结果那面大鼓都没来得及敲响,就被抓进去关了大牢。县太爷也不告诉犯了什么罪,反正只要去要人就回不来了。

    后来他们那个村就只剩下男人了,除去要媳妇被关起来的,村里也没多少人。再后来他们实在是受不了,家里没了婆娘可怎么过日子,小孩子嗷嗷待哺的,再说了,那自己媳妇,能没感情吗?县太爷一开始可是用征收绣娘的名义把人带走的,还都带的是些长得水灵年纪轻轻的媳妇,有些人家未出嫁的女儿也被带走,说是一个月一发工钱,可最后不仅没有工钱,就连人都消失不见了!

    这还得了?他们想了个法子,就是集体去县衙闹,可是县太爷不出面,由着他们闹了好些天才说,要想把媳妇闺女要回去也不难,找些年轻漂亮的女子来换就行。

    这到哪里去找?他们就是凑足了前也不够去勾栏院买几个的,实在是没辙,他们才想着去抢两个来,不管怎么说,先把自家媳妇闺女什么的找回来。

    他们的做法当然是错的,甚至还该问罪,但崔如安跟宣华帝都很好奇——那些被带走的女子都去了哪儿?好在长田县离这里不远,于是他们商量了下,提议明儿先去长田县看看,崔如安虽然很希望现在就去彻查襄王谋反一事,却也无法放任这样的恶行,再加上宣华帝再三保证不会让襄王整出什么幺蛾子,她才答应。

    宣华帝当然不会去查襄王了,襄王的一举一动都在他掌握中,他不过是给襄王继续折腾的时间,最后好名正言顺地将其党羽一网打尽,同时也有了借口能亲近崔皇后,这种跟国家大事有关的事情,崔皇后是从来不会拒绝他的。

    他看得门儿清,崔如安却没想到这人说着一本正经的话,心里的想法都这么不着调。有人觊觎他的皇位,他第一时间不是把人干掉,而是跟养猪似的先养肥,简直就是脑子有问题。

    碍于这些话是这五个人的片面之词,在没有得知真相前,宣华帝等人是无法信任他们的,于是便让龚琪将五个汉子跟捆粽子似的捆成一串,然后丢到墙角,等到明天早上再说

    。

    这事儿暂且告一段落,龚琪提溜着这串粽子去了福公公房间,跟福公公两人轮流看着,如诗也回去睡了,只有崔如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宣华帝本来是想睡的,天大地大睡觉最大,这是他附身在皇儿身上时养成的好习惯,什么都可以不干,觉必须睡。而且得睡得舒服睡得爽。没有充足的睡眠,天亮了怎么揩油?

    可是崔如安明显睡不着,为了爱情,他当然也不能睡。干脆一把将崔如安抱到怀里,把她吓一跳,然后问:“你怎么还不睡?明儿个会打盹儿的。”马车虽然舒服,但毕竟不适合睡觉,而且崔皇后脸皮子薄,车里还坐着福公公跟如诗的情况下,打死她都不会枕在他腿上休息。

    崔如安道:“我在想方才那几人说的事。”

    “不算什么大事。”宣华帝很没所谓。

    “皇上。”崔如安突然严肃道,“您应该看重每一个百姓,而不是置这么多百姓的性命于不顾,这么严重的事,您怎么还笑得出来?”

    宣华帝立刻认错:“我错了,我就是习惯性笑一笑,顺便想逗你笑一笑。”

    “我可笑不出来。”只要一想到有那么多女子神秘失踪,那么多家庭支离破碎,崔皇后就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她太容易操心了,总希望事事亲力亲为做到最好,但世上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的事,即使她是皇后,有些事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

    “睡吧。”宣华帝亲了亲她额头,崔如安正在沉思没注意到。“这事儿指不定大小,关乎百姓的都是大事,我知道。”看到崔如安的谴责的眼神他立刻改口。“所以我们更应该好好休息,免得明天没有精力应对突发状况。”

    出宫的时候他们随身带了证明身份的玉玺和金牌,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亮出来的。

    崔如安点点头,即便如此她还是睡不着,一夜辗转,到了快天明的时候才勉勉强强有了睡意。

    宣华帝的心就宽多了,他沾枕头就着——感谢小皇子赐予的神奇能力。他离开小皇子的身体后,虽然带来了诸如哭夜等种种毛病,却也有了好处,以前是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能入睡,现在有枕头他站着都能睡。

    睡得好自然醒得早,所以一早宣华帝就单手撑着脑袋凝视崔如安的睡颜,心里一阵一阵的犯花痴,眼睛里的红心简直都要冒出来。觉得怎么能有人连睡觉都睡得这么好看呢,虽然他没有跟别人一起一夜到天亮,但是宣华帝敢说再也不会有人能比崔皇后睡觉更好看了!

    安安静静恬淡温柔,就连鼻孔都是心形的。宣华帝甜蜜地看着崔皇后,低头悄悄亲了亲她柔软的红唇。崔如安睡得熟,竟没有发觉,宣华帝食髓知味,就又亲了一下,险些感动的泪流满面。

    这么久了……从重生到现在,都一年了,他竟然第一次亲到她!

    之前在小皇子身体里不算,那时候身体不对,他对她产生了诡异的孺慕之情,现在好啦,可是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要亲亲了。睡在一起这么久,宣华帝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这次微服私访他还有个猥琐的目标。

    不能说,只能自行体会。

    亲了两下没敢再亲,因为崔如安的眉头拧了拧,吓得宣华帝立刻闭眼装死,表现出一副自己已经睡着的样子。

    好在崔如安只是动了下,没有醒来,宣华帝吐出一口气,继续偷香窃玉。只是这一次亲的特别投入特别陶醉,竟然舌头都伸了出来,崔如安焉有不醒的道理?她皱着眉,先睁开眼,就瞧见宣华帝放大的俊脸,还醉的闭上了眼睛,睫毛很长很黑……她恼怒地一把推开他,然后怒目而视。

    宣华帝没想到自己会被逮个正着,立马作认错状:“我错了

    。”

    崔如安抹了抹唇瓣,美丽的脸上红了一片,万万没想到这一国之君能在她睡觉的时候干出这种事来,瞧他那模样,一脸贼像,真是相由心生。她有些恼,直接越过宣华帝下床,正要穿鞋,却见宣华帝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跳到地上,握住她一只白嫩莲足,讨好道:“我帮你穿鞋。”

    还真就帮她把绣鞋给穿上了。只是捧着那小脚忍不住把玩,又小又可爱,她怎么浑身上下哪里都可爱哪里都好看啊。

    崔如安忍无可忍,用力蹬了他一脚,宣华帝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但是也不生气,笑呵呵地又凑了过来,完全没脸没皮的样子。崔如安看着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没见过这样的皇帝,什么时候他能正经一点的话,太阳就要从西边出来了!

    打打闹闹间穿好了衣裳,如诗也进来伺候着梳洗完毕,龚琪福公公也都请了安,一行人正吃早饭呢,突然瞧见墙角一串咽口水盯他们看的“粽子”。

    福公公自动去要求小儿再送些食物上来,并且短暂地解开了这些人的绳子,让他们先吃点东西。五个人跟没见过饭一样狼吞虎咽,吃到撑才打了个满足的饱嗝。

    长田县并不在宣华帝的计划中,所以也不知怎么走,于是龚琪带着一个人坐在马车外头带路,剩下四个则坐在了一辆租来的驴车上。速度保持并进,绳索拴着四个人,另一头在龚琪手中。

    大概过了三个时辰,总算是到了长田县,但也是大中午了,太阳火辣辣的,虽然已经是秋天,但秋老虎更是炎热不退。

    长田县远远看着也没什么不一样,只是守城的官兵在见到崔如安跟如诗那一刻眼睛一亮,还要求搜身。

    宣华帝本来寻思着要搜自己就搜吧,反正都是男子差不了多少,但一听他们要搜崔皇后的手,立刻冷了脸。

    崔皇后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看宣华帝变脸挺好玩的,这人的脸跟六月天一样说变就变,而且从来不带重样的。

    福公公塞了不少银子,才勉强过了搜身这一块,只是他们进城后,守城的官兵彼此互看一眼,心照不宣,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到了长田县,先是找了家客栈打尖,因为不知道这事儿什么时候能解决,所以暂时得先住下来,然后到了中午了,汉子们又集体饿了……路上的时候崔皇后也饿过,不过他们带了些糕点,她小小吃了几块,没吃完的都被宣华帝一扫而空,那诱人的香味可把这几个汉子给勾的受不了。

    一进城,崔如安在马车里撩起车帘四下打量,过了会儿她才问那几个汉子:“你们这儿,女子是本来就这么少,还是县太爷开始征绣娘后才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