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九五至尊 > 〇四七

〇四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后还是崔皇后先屈服:“就一下。し”

    “好。”宣华帝激动不已,先是用衣袖抹了下嘴,然后对准觊觎已久的娇嫩红唇印过去,还没来得及深入,就被崔皇后一把推开。“好了。”

    这就好了?宣华帝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太快了……朕还没感受到……”

    “有什么好感受的,时候不早了,皇上还是早些睡吧。”说完,毫不留情地推开宣华帝,自己翻了个身背对他,徒留宣华帝迎风流泪。

    他默默地无语问苍天,然后蹭过去抱住崔皇后,也跟着睡了。

    他倒是不想睡啊,可他要是不睡,就避免不了要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了这手就管不住了,然后第二天万一再到皇儿身体里怎么办?

    他唉声叹气的,跟个老头子一般,最后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醒过来的时候崔皇后不在床上,他的儿子骑在他脖子上还抠他眼珠,怪不得他觉得眼睛痛脖子也痛气喘不上来……偏这小子看到他父皇这么惨,竟然露出了笑容!

    宣华帝伸手提起小皇子的衣领把他放到一边,揉着脖子坐起来,崔皇后已经梳妆打扮好了,她今日穿了一身绛色宫装,显得她整个人的气色都非常好。“皇上醒了?”

    “唔……”宣华帝活动了下脖子,“斐儿什么时候进来的。”

    “臣妾起来的时候,就让嬷嬷把他抱进来了。斐儿瞧见皇上,非要上床去,臣妾看了下时辰,差不多也到了皇上起身的时候,便让他去喊。”弯腰拧了拧小皇子胖嘟嘟的脸蛋,崔皇后对宣华帝微微一笑。“皇上需要伺候么?”

    “不必,朕自己来。”他随意踩了双鞋子,抓过早已准备好的衣裳穿起来,昨天打着呵欠坐在床上,要求崔皇后给自己梳头。

    这可难不倒崔皇后。她还待字闺中的时候,常常给父亲兄长束发。宣华帝的头发柔软而乌黑,握在手中犹如一匹黑亮的缎子。把束发金冠戴上,崔皇后退后一步欣赏了下自己的作品:“好了。”

    宣华帝也很满意,他揽过崔皇后亲了一口,这时小皇子不安分地爬到他大腿上,也噘着小嘴儿朝他们中间凑。宣华帝立刻低头亲了一下,可小皇子想要的是母后的亲亲,他非常人性化的露出了作呕的表情,气得宣华帝又想揪他过来打屁股。

    崔皇后忍住笑容:“好了,早膳都备好了,皇上快些梳洗一下,臣妾先带着斐儿出去了。”否则她很担心小家伙会被他父皇揍一顿。

    小皇子现在会走路就不大喜欢人抱,崔皇后伸手领着他,他边欢快地迈动胖腿蹭了出去。

    在宫里的日子每天都是这样的,除了必须过目的内务之外,崔皇后时不时还要面对后宫美人之间的争风吃醋。有时候两边闹到毓秀宫,她便要用自己宝贵的时间来听对方讲述为何吵闹。很多理由都简单的叫人吃惊,一盒胭脂一匹布甚至一个小太监,都能让这些美人们闹起来。

    大概是后宫生活太无聊了吧。崔皇后心想。

    每日例行请安,崔皇后看着跪在面前黑压压攒动的人头,破天荒有了疲惫感。大概是之前在宫外那一个月太放松了,她到现在都还没找回当皇后的感觉。

    婉妃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又不着痕迹地去打量了对方露出来的肌肤,今天婉妃仍然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崔皇后眼神再好也透不过衣服去。

    等到妃子们都退下了,没一会儿如茶就来禀报说韦才人求见。

    崔皇后让她进来,奇道:“有什么事不能刚才说么?”她刚给了韦才人几本书,应该不会看得这么快吧?

    韦才人抿着嘴,跪下道:“娘娘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崔皇后听了,眼睛微微一眯:“为何这样问?”

    “奴婢觉得娘娘有心事。”韦才人当然知道崔皇后在想什么,既然皇上也重生了,那么娘娘绝对不会再是前世的下场。可即便如此,韦才人仍然想帮一把。她看着崔皇后,问道:“不知皇后娘娘可否信任奴婢?若是信任奴婢,请娘娘屏退左右,奴婢有话要跟娘娘说。”

    崔皇后自然是不怕她的,便让宫人内侍都退下,只剩她跟韦才人两人时,韦才人道:“奴婢不知道娘娘在烦心什么,但方才请安时,奴婢观察到娘娘一直在看婉妃,所以斗胆猜测,娘娘烦心的,和奴婢恐惧的,是同一件事。”

    “此话怎讲?”

    “那日,奴婢夜里睡不着,便想出去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偏殿,然后看到了襄王爷。”

    “……襄王爷?”

    “回皇后娘娘,是的。奴婢不敢声张,只是觉得奇怪,皇上太后定然不会在深夜召襄王爷进宫,更何况,襄王爷进宫何须如此小心翼翼?奴婢心中起疑,便跟了上去,最后见他进了婉妃的寝宫。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才出来。”韦才人小声说。“奴婢所言句句属实,求皇后娘娘明察!”

    她当然没有在半夜出来散步,不过是给自己一个理由而已。襄王的确是跟婉妃暗通款曲,这是事实。若非这两人暗中勾结,前世谁都不会是那个下场。

    崔皇后并没有很惊讶,她心中早就在猜测对方是襄王,如今韦才人说出来,不过是她确信了而已。“本宫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

    韦才人走了几步,又回身说道,“奴婢斗胆猜测,娘娘是否在考虑要不要将此事告知皇上?若是如此,奴婢觉得娘娘还是告诉皇上比较好,现在的皇上,是绝对不会不信任娘娘的。”说完,她弯腰福身。“奴婢告退。”

    什么叫……现在的皇上?崔皇后没听懂,她微微皱眉,还在想襄王跟婉妃的事。

    纠结了一上午,中午用膳的时候宣华帝来了,见她有些心不在焉,便问道:“怎么了这是,看着不高兴,斐儿那小东西又胡闹了?”

    崔皇后摇摇头,“没有,斐儿乖得很。”

    “哼,是只在你面前乖吧。”宣华帝嘀咕一句。“小小年纪就学会装模作样……”

    崔皇后听到他这么幼稚的话,免不了失笑,半晌道:“皇上,臣妾有件事想禀报,只是……不知道皇上听了是否会生气。”

    “什么事?”宣华帝给她夹了块肉。“你说什么朕都不生气。”

    崔皇后可没他这么乐观,现在嘴上说不生气,待会儿知道了还不知怎么发脾气呢,这事关他一国之君的尊严,她怎么都轻松不起来。“那还是用完午膳再说吧。”免得他听了连午膳都气得吃不下。

    宣华帝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

    等到午膳后,他正襟危坐等待崔皇后告诉自己,崔皇后舔了舔唇瓣说:“皇上回来也有数日了,可去过婉妃宫中?”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宣华帝还以为崔皇后是要跟自己算账,吓得连连摆手。“朕是无辜的,朕可什么都没做过,回宫后除了金銮殿御书房还有毓秀宫然后偶尔去下慈安宫之外,哪个宫都没去过,也没翻过牌子,浑姬这个你是知道的,朕每天晚上都在毓秀宫过夜啊!”虽然只能看不能吃,但他心甘情愿!

    “臣妾不是要兴师问罪,皇上要翻牌子,臣妾怎么会阻止呢?”崔皇后理所当然地说,很快脸上布上一层愁容,“臣妾是想跟皇上说……说……”

    “说什么?”一听不是算账,宣华帝立刻就轻松了,眨巴着眼睛:“啥事?”

    崔皇后张了张嘴,觉得语言实在是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她猛地起身,转身走了。宣华帝满头雾水地跟上去,就看见她进了内殿的书房。

    过了会儿,她出来了,手上拿站纸条朝宣华帝手里一塞。宣华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啥啊?”

    边问边低头去看,纸条上写的字寥寥几个,但却把崔皇后想说的话都概括了出来,宣华帝盯着看了几秒,崔皇后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表情,总觉得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她往后退了一步,已经做好了跟宣华帝争吵的准备。

    婉妃可是他最喜欢的妃子,他要是不信也是有理可循的。

    这会儿崔皇后才觉得自己有点没脑子,她从来不是这样的人,没有证据就告诉宣华帝?换做从前的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还是之前跟宣华帝在一起久了,早上的时候又被韦才人说动,如今看到宣华帝的表情才知道后悔。

    就在崔皇后以为宣华帝会发火的时候,他却突然发出一声嗤笑。

    “皇上……?”不会是打击太大不想活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